写写心绪,调调心情。顺便记录一下自己的心路历程,摄影历程,写作历程,毕竟我能抓住的只有一颗心,一支笔,一部相机,还有一些年华罢了!

我想我只是心疼你

午间,宴客,你把今天的100ml的葡萄酒喝完后,酣畅想再饮,歪头偷偷看我正在看你,我嘟嘴皱眉,一言不语。

从小到大的记忆中,你有一半是醉态。记事起,你总是在傍晚早早回家,洗澡换上一身干净衣裳,然后出去。深夜醉归。消瘦英俊的青年换上臃肿的肚囊,时光的工笔毫不留情地划上一圈圈年轮,惊呼黑发中掺杂着越来越多的白发……..

时间都去哪了,在杯酒之间恍惚看到自己的年华,越酿越纯,也越酿越少。

年轻时,在老板面前牵强着喝几杯迎合,火辣的酒精烧得舌头生疼,屏息一股脑全都灌下,又在胃里翻滚烧上头来。辛勤工作换的工钱,买箱好酒,约几好友,坐高楼望远方,踌躇意不如酒无言,思念甚浓,酒也无味,只是上头,思绪扰乱,神情颠倒,本我已被麻醉,真我又在何处,没有意识的狂舞,怒吼,歌唱,哭泣,把所有精力,所有不满全都发泄掉。酒解愁肠,千杯又何多?

壮年时,老板携款潜逃,工钱分文未得,高堂病忧,妻儿待哺,借款创业,内无强亲,外无豪友。借钱,拉顾客,放下一无是处的羞涩,脾气,自尊。只是深情的端起酒杯,杯盘连连,博你欢颜,恨不得喝死在你面前。尊严倒在酒桌上,也都会在酒桌上拾起。每每喝酒,每每喝醉。腿脚无力,摊倒路旁。还好,不论多远,不论多晚,她总能把你找回,骂骂咧咧却照顾周全。只是苦了我每每恼怒等待。总喜欢趁你喝醉把你的钱抽几张放在记事本扉页,你每每忘记,便偷来用,即时你发现,也好抵赖。第二天,你又很早出去。折腰事权贵,把酒何欢颜?

中年时,酒精已把舌头麻木,辛辣,激烈,都如此熟悉,都变得温和。酒还是一杯杯喝,习惯了攀权附贵,为了维持生意,为了把握人脉,为了在亲戚面前逞强,为了不争气的小子。。。。。还是三天两头上酒桌,端酒杯。酒喝的越来越少,却最得越来越快。越来越快喝醉,却又没有理性,没有能力,没有权钱,来停下来。

我看到你坐在车里关紧车门,把音乐开到最大,然后痛哭,看到你在上海混得不易,看到你为了寻找因你醉酒讲了几句就离家出走的我,拿着手电,一遍遍呼喊,看到你的爸爸离去时你的难受。。。。。。。。虽然都在醉后,但我不知道这时候是否是潜意识的流入。酒到浓时情自真,艰难苦恨唯此解?

还是反感你喝酒,喝醉酒,也说腻了,你也总停不下,而且如今几乎几杯就醉了,就开始疯言疯语了,我也不想喝你说,只是避着你,避着你喝醉,一个人去睡办公室,我不想看你丑态百出,不想看你吹牛,不想看你哭爹喊娘。。。。。。我想我只是心疼你,所以我逃避你。

我的价值观其实很简单,只要我们全在开开心心在一起,不求富贵,不与人比。再好的酒也不会吸引我,在艰难的抉择也不会违心去举杯,如若此事如愿,千杯天饮,又何妨?

你说你懂,其实你不懂。

我说我懂,其实我也不懂。

我轻轻走上前把你的酒杯洗净,重新倒上一杯葡萄汁。晚上时,把这封信夹在你的记事本的扉页。

(酒解愁肠,难解愁肠。)


评论 ( 1 )
热度 ( 1 )

© 一梦相心 | Powered by LOFTER